首页 >娱乐

重庆低空将放行引来民资造飞机

2019-05-15 00:22:11 | 来源: 娱乐

重庆低空将放行引来民资造飞机

乌干野鹅P68R轻型飞机  商报 孙黎明  去年6月,一则有关重庆梁平将造轻型飞机的消息在全国引起轰动。不过,由于投资方行事低调,该项目的所有细节都未揭开面纱。  昨日,商报辗转联系上“造飞机”的主角——重庆享邑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享邑投资”)总裁郭超,他披露了事情的进展和细节。郭超告诉商报,由于飞机的英文商标在中国被他人抢注等因素,该公司拟生产的乌干野鹅P68R轻型飞机,何时能上天还是未知数。但一旦取得成功,享邑投资将成为国内首家制造飞机的民营企业。  怎么造  年产100架 全球采购零部件  在郭超办公室的电脑里,存放着许多乌干野鹅P68R的资料。  这种轻型飞机一共有6个座位,机身长10米,时速300公里。每加满一次油,飞行里程可达2700公里。目前市场售价为1000多万元一架。  “这款飞机已经有45年历史,属于老机型,技术掌握在意大利Vulcanair飞机制造公司手里。”郭超说,此前他已与Vulcanair飞机制造公司达成合作协议,后者授权重庆享邑投资有限公司使用“Vulcanair”商标,在中国合资生产P68R轻型飞机。“乌干野鹅”是“Vulcanair”的音译名称。  据了解,Vulcanair飞机制造公司在意大利飞机制造行业排名前三强,1973年2月成立,位于意大利拿波里大区的拿波里机场旁,有多种欧盟和美国合法的飞机生产合格证和维修、培训证。  郭超说,去年6月,享邑投资与梁平县签订框架协议,初步计划将P68R轻型飞机生产基地放在梁平。飞机工厂面积预计为6000平方米,可年产100架飞机。  至于零部件采购问题如何解决,郭超称,将由Vulcanair飞机制造公司出面,负责在全球进行采购,之后将零部件运到重庆生产整机。  郭超强调,由于每架飞机的总重量仅为2吨左右,因此,运输零部件入渝的物流成本不成问题。  怎么卖  定价1000多万 瞄准富豪销售  郭超告诉商报,目前在国内销售的的轻型飞机为400万元一架,是单引擎飞机。而P68R轻型飞机的定价之所以高达1000多万元,主要是因为这种机型是双引擎,同时有可伸缩的起落架。  郭超称,多年来,P68R在国外销售得不错,但目前在国内的销售为零。意大利方面选择与享邑投资合作,也是想快速打开中国市场。未来P68R下线后,将主要瞄准中国富豪群体销售。  对于飞机制造的工作人员和销售络如何构建,郭超表示,今后将把销售委托给有经验的飞机代理销售公司,也可以考虑自建销售团队。“从理论上讲,销售和生产人员如何解决,都不是问题。”郭超说。  据了解,乌干野鹅P68R轻型飞机下线后,销售利润率为20%。  进展  正在申请设计型号许可证  按享邑投资的规划,将投资3亿元用于飞机制造生产线、厂房以及飞行俱乐部等项目的建设。享邑投资是否有实力筹措到投资所需的3亿元?  “我是北京人,做工程起家的。以前主要投资高速公路和市政工程。”郭超昨日表示,在与梁平方面签订意向协议后,为全力运作飞机制造项目,今年8月,他和几位老板共同出资4000万元,组建了重庆享邑投资有限公司。除了郭超,这家公司的股东方,还包括几个从事实业投资的重庆老板。“对我们而言,3亿元资金根本不是问题。”郭超说。  郭超透露,拟在梁平投资的飞机项目还处于前期孵化阶段,因为制造飞机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首先得向民航总局申请设计型号许可证,通过后,才能向国家发改委报批。获得生产资格后,还得再向民航总局申请生产许可证。  “目前,我们正处于个阶段,正在申请设计型号许可证。”郭超说。  纵深  政策商标硬件设施成三大难题  尽管已经拟定了飞机制造之路的发展蓝图,但产品何时能下线、何时能起飞,目前却都还是未知数。“从现在的情况看,还有三大难题等待解决。”重庆享邑投资有限公司郭超说。  难题一 低空飞行政策不明朗  “个难题,就是中国低空飞行何时能真正放开还不明确。”郭超表示。  2010年,国务院、中央军委印发《关于深化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》,对深化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作出部署。  今年7月,重庆对外宣布,经国家批准,重庆已成为中国通用航空试点城市,即将开展低空空域管理改革试点。据了解,目前,我国低空空域开放试点,是指在1000米以下,可以允许轻型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等一些小型飞机飞行。  “这些消息对飞机生产者和经销商而言,都是重大利好消息。”郭超说,尽管改革提上日程,但买到飞机后怎么才能上天、究竟能飞多高、有没有一个部门统一对外提供服务等问题,至今没有进一步明确。由于政策不明朗,贸然投入巨额资金生产,存在较大风险。不过,他相信低空空域改革肯定会稳步推进。  难题二 飞机英文商标被抢注  “另一个让我头疼的,是‘Vulcanair’的英文商标在中国已被抢注。”郭超说。  不久前,郭超查询后得知,早在10年前,“Vulcanair”英文商标就被他人抢注了。如果享邑投资仍使用这一商标在中国进行生产,很可能会因侵权被索偿。  郭超告诉商报,他正与意大利方面协商,希望对方能在意大利提出申请,授权在中国制造的P68R轻型飞机改用和注册其他商标。  难题三 飞机没厕所需改进  在郭超看来,主要针对富豪群体销售的P68R轻型飞机,自身硬件设施也需改进。  例如,这款飞机没有厕所,不符合中国富豪长途飞行的需求。但如果要增加厕所,就会大费周章——按相关规定,要增加任何零部件,意大利Vulcanair飞机制造公司需向欧洲航空管理部门提出申请,经批准后才可安装。  另一个问题是,P68R轻型飞机的螺旋桨刚好在舱门旁边。“中国企业家坐车时,很少自己动手开车门。如果按照这样的习惯,企业家在乘坐P68R时由他人帮忙开门,开门的人就会有危险。”郭超说,发现了飞机的硬件设施需要改进后,他已经与意大利方面取得了联系,寻求解决方案,但目前还没有回音。  对话  郭超:我是在投资未来  今年47岁的郭超,原本一直从事高速公路等工程投资,为何突然转向飞机产业?  重庆商报:由民企生产飞机,目前在国内尚无成功案例。是什么促使您决定进入飞机制造行业?  郭超:15年前,我就开始到重庆经商。我与飞机产业结缘,也是在10多年前。当时,我到意大利的几家飞机厂参观,发现他们的工厂面积不大,却能制造出一架架飞机翱翔蓝天,很震撼。但当时私人飞机在中国市场上还没有打开局面,政策层面也不允许。因此,造飞机的这个念头,只是一闪而过。直到2010年,传来了中国启动低空改革的消息,我才决定重拾尘封多年的梦想。也就是在那一年,经朋友介绍,我认识了Vulcanair飞机制造公司的高层,开始商谈合作。  重庆商报:您谈到造飞机还存在诸多困难,那么,截至目前所投入的前期资金达到了多少?这么做是不是存在风险?  郭超:前期的投入很巨大,但具体的数字不方便说,只能说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风险肯定是存在的,但我认为,我所做的一切,是在投资未来,不能算是赌博。赌博的成功率是50%,而在中国造飞机,我认为成功率是90%。而且,现在的风险我可以接受,风险是可控的。目前在美国,私人轻型飞机的保有量已有14万架,可以预见的是,未来中国私人飞机市场蛋糕同样巨大。  重庆商报:如果后期运作不顺利,会不会中途放弃?  郭超:不会。我认为,中国的私人飞机市场红火起来只是时间问题。当然,我现在也面临着能否撑得下去的考验。对我来说,从事飞机生产制造是一种挑战,但万事开头难,等生产的事情敲定后,我相信,销售、人才等方面的事情都不是难题。15年前,我一位朋友投资了一种冰川矿泉水。当时的零售价是8元一瓶,没有人买,他一亏就是10多年。虽然很多人不看好这种矿泉水,但我朋友终坚持了下来,现在每天的利润就是2000万元。这件事情,给了我很多启示。:吴海东

CMMI能力成熟度模型评估
电玩城捕鱼游戏平台
气氛炉

猜你喜欢